在线情况
楼主
  • 头像
  • 级别
  • 徽章
  • 职务总版主
  • 声望+2
  • 积分3320
  • 经验329724
  • 文章2608
  • 注册2004-03-14
常阳山上的蝉鸣
作者:黄土(原创作品转载请联系本站)
[P][ALIGN=center][ALIGN=center][ALIGN=center][upload=2824,0]919303680662308859.jpg[/upload]

[/ALIGN][/ALIGN][/ALIGN][/P]     常常会想象着,在一片黑暗中,自己坐卧于常阳山南麓的草坡上。
    微弱的晨曦渐亮,额沾染一身清凉的露水,在等待火红的朝阳从虚无中诞生,并挣脱沉沉黑暗的撕扯,腾空而上,将一个完整世界的真容显露出来。新的一天,如同一个新生命,如同这个民族最初放山的号子,伴随着布谷鸟的婉转啁啾,晨霭遮掩中的远山近水、高岗绿原,身畔柔软的芳草、鲜艳的野花、成林的碧树,全都清晰地显露出百般的崔巍、百般的妖娆。不多久,清越的蝉鸣,就会断续想起,直至连成一片,声声入耳。蝉鸣成片时,山野里的其它声音,似慑于其势,都淡了下去,更显清幽。于是,额在姜水溪边的浅山蝉鸣里,沉沉醉去……
    在额如此白日做梦的时候,会停下手头的工作、停下步伐,无论身处闹市还是炎热加身,任思绪在黑暗和光明中上下沉浮,体味黑暗里的野火荒原,回想声声蝉鸣里的常阳山。

[P][ALIGN=center][ALIGN=center][upload=2825,0]684424808658223647.jpg[/upload][/ALIGN][/ALIGN][/P]     人的一生,偶然、必然地,会发生很多事。
    有些事,唯有深埋心底,于斯世无人可言语。有些事,记起来会让人倏然泪下,戚戚哀不堪回首,非是面对当年的同伴,从不愿提及。也有些事,还是能让人久久地追忆,偶与三五好友说起,可相顾一笑,那灿然的喜悦就会涌入心里,点滴无漏地储存起来。
    而额,总会忆起今夏那次偶然又必然地常阳山之旅,忆起常阳山上令人魂不守舍的蝉鸣。
 
    常阳山,是家乡附近一处不知名的地方,开车去也就不到2个小时的距离,却是额四十多年的人生中,所知甚少的太多家乡风景区的一处。
    特别想去常阳山旅行,始于几年前。

[P][ALIGN=center][ALIGN=center][upload=2826,0]779740604405896366.jpg[/upload][/ALIGN][/ALIGN][/P][P] 
    在现代互联网上的资料逐渐充实了之后,对于自己的家乡,额便慢慢地多了一些了解。大约有三、四年的时间吧,间断地把网上支离破碎的信息连贯起来之后,家乡杨陵往上四、五千年间的历史,便慢慢变得清晰并真实了起来。
    今杨陵即有邰城,是夏之前的有邰国,秦时的有邰县,后分别有武功县、新光县、美阳县、武亭县等名称。
    这里自炎帝部落与皇帝部落融合时设立邰市起,至今已逾四千六百余年。这里,是汉族最早的发源地之漆渭台原。黄帝以姬水成,姬水即今杨陵漆水河。又有古考认为姬水即湋水,湋水在杨陵段今名曰后河。无论是漆水还是湋水,皆汇于此地的绿原深壑之中。[/P][P][ALIGN=center][IMG=0,absmiddle]http://www.51yd.net/leadbbs/a/file.asp?lid=2831&s=www%2E51yd%2Enet[/IMG]
[/ALIGN][/P][P]    这里走出了中华始祖轩辕氏黄帝和他游狩善骑的黄帝部落。姬姓即周人姓氏,这里更是周人的生养之地。这里,是诞生了中国古代文学的开源之作《诗经》之地周原的东段。
    或许某日,春阳斜照,垂柳依依,漆水河畔薄雾如沙,若有若无,水面上波光粼粼,白鹭掠空。不经意间,自那绿树红墙之后,隐约传来阵阵朗朗的读书声:“关关雎鸠,在河之洲……”声声入耳,字字牵心。这美妙的中国文学的初音,在这处汉民族的胎育之地,听起来,多么似这暮春的早晨,是那般的清新和美好。
    遥想当年,凤岗上、下,漆水两岸,低洼地带竹林成片,高大挺阔的臭椿、金钱古松零星间杂于坡地之上的槐扬林间,蝉鸣清越,日烈林幽。田畔滩涂之上,杂草齐腰,没顶的茅草和羽竹丛里,偶有走兽蛇虫出没。三五只鸢鸟在高空掠过,向南方飘去。南面,星罗棋布的碧绿沙洲,镶嵌在渭水壮阔、平坦的水面之上,数万只规模的秧鸡群忽地腾空,乌压压似一大团乌云快速变幻,遮蔽了水面。近前,数十只白鹭似洁白的云彩,在漆水河开阔的水面上翩翩起舞,鱼群远遁,清幽的水面再复宁静。[/P][P][ALIGN=center][IMG=0,absmiddle]http://www.51yd.net/leadbbs/a/file.asp?lid=2832&s=www%2E51yd%2Enet[/IMG]
[/ALIGN][/P][P]    原上、原下平坦的原野里,桑陌若棋盘,村落如棋子,朴拙的周人顶着烈日,在棋盘般的原野上劳作。水汽蒸腾,将周人们躬身执耒耜的身影,扭曲似水中倒影。人们边劳作,边在四面不绝的蝉鸣声声中,齐声唱着古韵流香的歌曲:采采卷耳,不盈顷筐。嗟额怀人,陟彼周行。在这处炎热的亚热带的原野上,蝉鸣若笛,歌声如水,笛音高扬,水声潺潺,随风飘忽,时远时近。
    又或许,某个傍晚,夕阳尚好,微风习习,你舒卷在沙发里,在残蝉寥落的鸣唱里,目光流转,沉浸在五色相宣、百转千回的《璇玑图》回文诗里,你知道这是东晋四大才女之一的苏慧所做。[/P][P]    苏慧,秀美娴雅,才思高绝,乃东晋始平人也!始平,时武功的郡治所在,始平郡也。[/P][P]    当半笼于夕阳微风里的散漫时光,逐渐浸入到两千三百六十余年前同乡苏慧遇辱而不弃的悲鸣与坚韧中时,似乎一扇尘封千载的厚重门户,被川流不息的时光,缓缓地冲出了一道微弱的缝隙。情感的世界,古今相通。晋时奇女子“哀情戚戚,谁者我知”的浅唱低吟,又何尝不能让人倍感情之可贵!

[/P][P][ALIGN=center][ALIGN=center][upload=2827,0]503449164396683329.jpg[/upload][/ALIGN][/ALIGN][/P][P]     或许工作与生活的重压让你疲惫憔悴难承其重时,可至周原之上凤岗南缘,那里有一代马上皇帝隋文帝杨坚的泰陵。拜谒泰陵,可让人神思振奋,一扫倦怠。
    泰陵巍峨高耸于周原之上,遥对有中央山脉之称的巍巍秦岭,俯览渭水谷地,气势不凡。[/P][P]    在中国历史上,民族命运和文化传承最悲惨和黑暗的时期,当属三国之后的五胡乱华那一段。因长期的战争和胡人野蛮、凶残的屠杀、破坏,当时的汉民族,人口锐减、国祚南迁、藏书被毁,汉家近乎于亡国灭种,民族传承几近灭绝。正是在这个时期,是隋文帝杨坚造势而起,灭胡复汉,一统南北,彻底终结了为期三百余年的魏晋南北朝这段民族历史的谷底,并为中国历史上最辉煌的隋唐盛世,奠定了文化、法度、经济等多方面的牢固根基。
    立于帝陵之巅,一览秀美壮阔的秦川山水、绿野阡陌,思怀文帝起于危境立于暗夜挽狂澜扶大厦之壮阔生平,便觉得普通人在人生路上的一点点挫折、疲惫,简直如路旁荒草,可一步而过了。[/P][P] [IMG=0,absmiddle]http://www.51yd.net/leadbbs/a/file.asp?lid=2833&s=www%2E51yd%2Enet[/IMG][/P][P]
    这几年间,额将碎片般的时间和零星资料梳理起来,基本完善了自我的历史和人文认知。于是,每逢返回邰城与父母二老相处的路途中,常会在漆水河入渭水口停下来,休憩一会儿。
    霜节明秋景,轻冰结水湄。芸黄遍原隰,禾颖积京畿(出自唐太宗《幸武功庆善宫》。诗中描写的此地景致,与额记忆里幼年时漆渭水沿岸景况基本一致。只是现在,随着稻田的退化,河渠被人工丑陋地修整,已大不如前了。
    这里现在属于武功县南立节村地段,隋唐时的庆善寺就在这附近,毁于渭水,别无遗存,唯有荒野之上的两水涛涛,日夜不息。
    庆善寺,太宗李世民出生之地,有武功别院之称。庆善宫在县南十八里,神尧之旧第也,太宗降临之所,南临渭水。[/P][P]    武德元年(618)建武功宫,六年(623)改庆善宫。贞观六年(632)太宗临幸,宴群臣赋诗,后废为慈德寺(长安志)。在李渊任岐州(包括陇州、岐州,即今陇县、凤翔、岐山一带)刺史时,太宗于隋开皇18年12月22日即公元599年1月23日出生于此。因身体赢弱,李渊置其母子于此寺庙,托请佛神佑护,并向佛神许愿。当时,寺庙简陋,太宗母子所居仅避风雨(资治通鉴卷一八九)。[/P][P]    宋《册府元龟》记载太宗言语曰:朕幼遭隋乱,栉风沐雨,饥不遑食,可见当时母子生活的艰苦。太宗后来作诗曰:望古茅茨约,瞻今兰殿广,对比幼年时的茅草屋和现在的广阔宫殿,事如传奇,感慨良多。家乡有许多太宗母子当年捡拾麦穗、乱世求生的故事,虽已历千四百余年,口口相传难免谬误与夸张,但也足以见得隋末乱世,即使富贵如刺史子弟,也难免流落于贫困中。
    太宗曾经对教授太子的老师左、右庶子说过:“朕年十八,犹在民间,民之疾苦情伪,无不知之。及居大位,区处世务,犹有差失。况太子生长深宫,百姓艰难,耳目所未涉,能无骄逸乎?卿等不可不极谏。”(资治通鉴卷149)
    简单提起这件事情发生的年代,一般人没多少印象。就在太宗说这句话的头一年,即贞观六年公元六三二年,发生了一起对中国政治哲学影响深远的大事:四百囚徒归狱案。
    欧阳修在他的《纵囚论》一文中如是描述道:录大辟囚三百余人,纵使还家,约其自归以就死。其囚及期,而卒自归无后者。
    三百余人的死囚,全部释放,约定来年秋收后再回来就死。在约定的时间,这三百多死囚全部返回,竟然无一逃遁的,太宗大喜,便在给左、右庶子说刚才那番话的同一年,将这三百死囚全部释放。白居易诗云“怨女三千出后宫,死囚四百来归狱。”这件事情,基本反映了贞观年间,政治清明、刑诉宽容的一个侧面,同时也反映了太宗高超的政治手腕。
    近300年跨度的唐朝,是中国历史上最为强大的时期,不论是文学、文化,还是地域国力等多方面,均至登峰造极之地步,特别是在文化方面,这是中华文明的一个辉煌灿烂的顶峰时代。若论唐朝之所以为唐朝,史书早有定论。但从有邰家乡人看来,当然与长眠于西北方向二十里外泰陵之下的隋文帝杨坚不无关系,更与太宗本人自幼贫苦的经历有关。贫贱逼人聪慧,贫贱使人识明。
    节俭,是武德、贞观年间皇家修治家、国的基本格调。
    李渊入主长安后,仅将太宗的出生地由寺改为庆善宫,并未进行奢华的重建,这和唐居隋长安宫后,李渊、李世民两代人均未对旧宫进行大的修葺高度一致。当然,这也为金之后,渭水北移即轻松摧毁旧址有关。克己自省,不事奢靡,不过,于他们父子二人的内心深处,格外重视武功乡闾。[/P][P]    武德年间,李渊遣鞍前忠信之虎将     至有邰故地,世代看护。太宗更是多次返回,于泰陵拜祭他的姨婆独孤太后和老姨夫隋文帝杨坚,并幸故闾宴从臣,赏赐间里,同汉沛宛,于漆、湋二水狩猎,并留下了华美诗章《幸武功庆善宫》。
    寿丘惟旧迹,酆邑乃前基。这是开篇之句,饱含深情并极富野心。中华始祖黄帝出生的地方寿丘,已空无一物。汉高祖刘邦的乡闾沛县丰邑,那是前汉崛起的根基啊。可见,在太宗心中,对乡闾庆善宫的看重,自比黄帝、刘邦。相应地,太宗更是将故闾有邰当作了龙兴之地。
    太宗兴佛,专为自己的母亲窦太后,于庆善宫北侧修建了慈恩寺。慈恩寺位于北立节村,解放前尚有遗迹。“立节”二字,正是太宗所取。
    位于李台建子沟村南的唐王洞,系金代渭水北迁庆善宫被毁之后,于宋代择葛甑树遗迹,为纪念太宗之文治武功而修建的唐太宗祠遗址。唐太宗词于明、清两代重建,乃文革前恩义寺的前身。可惜,毁于文革。
    立于漆、渭水之前,沐乡野之晚风,怀思先民之艰涩、隋唐之盛世,任思绪悠悠。
    当年漆水的浩荡之势,随着小冰河期的到来,气候逐渐变冷,水汽向南退去而不复存在。[/P][P]    解放后,漆水河上游兴修水库灌溉农田,更使得这条“黄帝以姬水成”、周人之路“朔漆沮水”、被唐太宗李世民视“同汉沛宛”的龙兴所在地的这条贯古通今的母亲河流,早已孱弱成一条扭曲的小溪,仅有零星的幼树杂草相伴,糟糠漂涌,世人不识,唯剩那看不见的厚德龙骨隐伏于渭北高原之间,奈何!
 
    月浮西天,或圆或缺,只在人间入梦之后,你、额便可得几缕静谧里的轻风。
    夜里的网络,无月、无风,杂乱无章,就像涩家庞大的书橱,只要打开,白炽灯总是亮的,不减一分白,不增一分黑。只是,你要有运气才好,也许能摆渡到合适的段子、有趣的册子。
    月夜,在长安城东门或者西门外不远的某个叠落蜗居的空间里,额可以装作星汉铺陈、月华浸润的样子,伏桌上网。又或者侧卧于杨陵家中,静听父母均匀的鼾声,遥望窗外月华如水,思绪翩翩。月华如水,思绪如潮,尽皆铺散,漫向了西南方向三里外的法禧村。
 
    法禧村,是李台乡西边的一处自然村落,东靠永安,北邻疙瘩庙。村落不大,小巧精致,临渭水,接北原,确是块很不错的地方。[/P][P]    要是放以前,林木森蔚、芦花若雪,二三十庄户人家,柴扉相接,炊烟横空,绿波微漾,蝉鸣断续,犬吠相闻,此等滨水之地,该是多么地让人迷恋。
    秦孝公十二年,分别于今法禧村和法门镇,置邰县和美阳县。有邰县县治所在,即为尧帝时封赐周人始祖、先贤后稷的有邰国所在地,汉属右扶风郡。又有说法称有邰诸侯国的国都所在地位于今太子藏村。
    七十年代时,穆家寨、永安村等本地村民曾于法禧村东发现过秦汉时期的城市下水管道构件。这里,曾出土过大量的秦、汉建材、灰土堆、陶器及窑穴遗迹,甚至发现了听说是陕西境内仅有的一处汉代铸铁作坊,不知是否有所保护,那些珍贵的器物、残片尚在人间否?
    有邰旧址所出土文物,不仅秦汉,更有距今6000年前后的各种石器、陶器、骨器等,文化堆积丰厚。其实,不仅在法禧村、疙瘩庙、杜家坡一带,胡家底、坎家底、柴家嘴、董家底等处,均发现了大量的新时期时代聚落遗址。杜家坡聚落遗址,年代跨度大,涵盖了新时期时代、周、秦、汉等不同时期人类生活的遗迹,可惜,已被高速公路切断了近6000年以来延续的地貌特征。
    有邰县城,东西三里,南北二里,夯土版筑墙体。时渭水偏南,位于今哑柏一带。故此,邰城周围,地势平坦,土地肥沃,可黍可稻。南临渭水,渔业发达,享水运之利,北据台原,古道通衢。[/P][P]    县城北紧邻疙瘩庙村,为姜子牙封神台所在地(未考);东向五里,即商代黄飞虎驻守的川云关(未考),雄踞漆水河畔;北向偏东五里,在东、西卜村之间偏南,便是前秦才女苏慧之墓;西北十里,则为“马革裹尸,不死床篑”的汉伏波大将军马援故里;过渭水西向偏南二十里,为眉县横渠镇,即是北宋大儒张子张横渠先生故里,其所倡言之气学,是中国古代唯物论的萌芽学说;西向三十里,即辅秦一统的千古名将白起故里白家村。有邰一地,钟灵毓秀,人杰地灵,具水乡之风貌,纳周原之雅韵,茂林古木回护,修竹木槿点映,彩雀起落,蝉鸣不绝,人烟稠密,自三皇以降,繁盛之地也。
    韵古且繁盛之地,皆寺庙、古冢众多。有邰一地,古韵悠扬、贤人良多,更是“法禧”善缘之所。
 
    周时玉皇阁、汉时金仙观、唐时镜照寺、庆善寺、恩义寺、汉马援祠、三国马超岭、隋文帝杨坚泰陵、苏慧古冢、唐相国墓、落炀村、杨后村等。可惜,许多寺庙古冢,百年前尚可凭吊,今时已无痕矣,实在是可悲、可叹!
    有邰县旧址所在地的法禧村的名字,很可能就和佛教所说的“法喜”有关。
    《华严经》里说,佛音能起欢悦心,普令众生得法喜。法喜,乃钻研佛法至通悟时所产生的发自内心的大欢喜之境。儒、释、道、学问研究之人,均可获“法喜”之缘。
    有邰县以武功县之名,于北周时迁往今武功镇。旧址既废,繁盛不复,余音久远。估计在隋唐佛教兴盛之后,“法禧”村的村名,或与某大德高僧缘得“法喜”有关,法禧庙会、法禧节得以延续,随后,有法禧村。
    名胜不复在,唯余一小村。且小村拆迁在即,须臾间将消失在经济浪潮之中了。还好,法禧村之名当不会泯灭吧。若文化兴盛,则传承不至断绝,那就呐喊吧。
 
    秋暑仍炽,蝉鸣渐弱,路边田畔,已有点点金黄的野菊,遍洒绿丛。淡淡苦涩的菊香味,在傍晚微弱的热风里氤氲蒸腾。落日熔金,红彤彤的夕阳即将隐入大散关方向的群山莽原之际,遥远的西方天际,落霞流金,若火烧般辉煌绚烂。
    车水马龙的咸阳桥附近,小巧的黑色轿车静静地泊于路边,几枝披了落日余辉的弱柳,飘遥轻拂。旁边,渭水汤汤,绕过芳草萋萋的沙洲,似披金挂彩的玉带,自现代都市的楼宇间飘逝远去。额仰靠坐椅,瞧着后视镜里那方小小的窗口,似看电影般,注视着短暂而瑰丽的日暮景象。
    香烟叼反了,一股焦臭味瞬时吸入胸腔,随即另取一支,重新点燃。
    就是那个方向,在晚霞辉映、金光渡边、沉沉暮霭的那里,额和数位老同学共同经历了人生中一次重要的精神之旅——常阳山祭祖。     
[/P]
[color=#8c8c8c]夜已很深,抽着烟斗的夜晚我不会孤单,0572-2090183,QQ-410184245[/color]
在线情况
2
  • 头像
  • 级别
  • 徽章
  • 职务总版主
  • 声望+2
  • 积分3320
  • 经验329724
  • 文章2608
  • 注册2004-03-14
--接续主贴

      常阳山,位于宝鸡渭滨区神龙镇,南靠秦岭,北临渭水,与宝鸡市区隔了宽阔的渭河相望。
      常阳山一名,在中国上古神话中,威名赫赫!神农氏炎帝输了和黄帝的战争后,刑天愤然于轩辕黄帝之残暴,悲愤于神农炎帝之淡漠,独一人提斧与轩辕氏黄帝决战于常阳山中。在憾天之战中,因黄帝使诈,刑天大意之下失去了头颅。
      自古以来的神像绘本上,刑天为无头独行之战神,以两乳做眼,以胸腹为嘴,单手执斧,悲愤且彪悍。刑天神像造型之独特,在世界古神话故事里,绝无仅有。就是这位战神刑天,以其热血浇撒常阳,使得常阳山与中国古神话再也分不开。
      刑天大战轩辕黄帝的常阳山,位于甘肃,距离宝鸡常阳山并不远,可宝鸡常阳山的名头更响。
      宝鸡常阳山,神农氏炎帝诞生之所也,今炎帝陵词所在。炎帝,成于姜水。黄帝,成于姬水。姬水即今杨陵漆水。两者皆注入渭水,一者在西,一者在东,皆界域广阔。宝鸡常阳山西侧山脚下,姜水若溪,日夜淙淙。
 
      中国人自称炎黄子孙,这也是中华文化的根基,其文化渊源即出于宝鸡常阳山。自姜水发展壮大的炎帝一族以姜为姓,自漆水上游的黄土高原地带发展并一路延漆水(姬水)而下的黄帝一族,以姬为姓。
[color=#8c8c8c]夜已很深,抽着烟斗的夜晚我不会孤单,0572-2090183,QQ-410184245[/color]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回复帖子 注意: *为必填项
*验证信息 用户名 密码 注册新用户
*帖子名称
内容(最大94K)




其它选项 Alt+S快速提交
 


Powered by LeadBBS 9.2 licence.
Page created in 0.0273 seconds with 5 queries.